薩卡閉著的眼皮慢慢睜開來,露出一對圓滾滾的綠色大眼睛。

牠聽見主人回來的聲音。躺在被暱稱為 Pinky 的粉紅色愛心毛絨絨抱枕上的咪徐卡也醒過來,眨了眨淡藍色的貓眼,懶懶地伸了個懶腰。

看見牠們一同出現在門口,斜背著大背包的主人叫道,「可、愛、的貓咪們~我回來了! 有沒有想我啊? 咪徐~薩卡~」

明明早就不知小貓了,還是用這種寵溺的語氣呼喚牠們 – 薩卡心想 – 都已經要四歲了呢! 咪徐卡也至少五、六歲了,但因為牠從來不說自己的出生年月日,家中誰也不知道牠到底多老了。


主人嘴裡猶念著,踢掉腳上的鞋子,走進房間裡放下包包。果然 – 薩卡想著 – 每次一回來又立刻打開筆電,把我們忘得一乾二淨。除了冬天會發熱還滿適合拿來睡午覺外,牠不懂筆電到底有什麼好的。但自從主人發現牠會拿筆電當暖暖包,莫名奇妙地發脾氣把牠趕下去後,每次離開書桌時都會故意把螢幕壓低,不給牠空間躺。

咪徐卡例行的巡迴了房子一圈,從玄關走到客廳,在客廳喝了幾口水,經過廚房,走到前廳。本來從前廳可以直接再通回玄關,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有人在那邊堆了一堆雜物。從那之後,牠們就很少到前廳去,除非是天氣很好,可以在窗邊曬太陽。咪徐卡巡迴完,又回到 Pinky 上面,踩踩摸摸,調整好了位置,重新躺下,很快又瞇起眼睛。

從書桌那邊傳來音樂。薩卡跳下床,繞著主人坐著的椅子轉圈,出聲叫喊「咩~咩~」

「薩小卡,你幹嘛?」主人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,眼睛根本沒離開筆電。

咪徐卡的耳朵抖了抖,但沒有睜眼。

「咩~咩~」薩卡跳上主人的膝蓋。

「薩小卡我在忙啦!」主人兩隻手撐在牠側腹,站起來,手一拋,牠又穩穩落回床上。

但薩卡如果那麼輕易就會認輸的話,牠就不會是以聖鬥士星矢裡的教皇命名的了。只見他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,矯健地一躍,又鑽進了主人的懷裡。誰知道主人什麼時候不選好,偏要在這時候拿起桌上裝著熱茶的馬克杯喝,牠這麼一擠,頭頂到杯子,杯沿就狠狠撞上了主人的下巴。

「哎呦!」主人驚叫後,立刻以可怕的語氣吼道,「薩~~小~~卡!!」

薩卡馬上以拋物線曲線落回床上,主人猶摀著下巴一隻手指著牠劈哩啪啦的罵著牠聽不懂的話。聽是聽不懂,但光從這氣勢看來,短時間要抱抱是不可能了。


咪徐卡懶懶地看了牠一眼,好像在嘲笑牠自找麻煩。


薩卡走下床,意外地在桌下發現一個掉落的筆蓋。牠伸出毛絨絨的前掌拍了一下靜止的筆蓋。筆蓋跳了一下。牠等了一會兒,又再拍了一下。筆蓋這次又滾了幾圈。薩卡高興地捲了捲尾巴,左右開弓,奮力攻擊筆蓋。牠甚至使出大絕招 – 以後腳站立起來,前肢捧著筆蓋向上拋起,並趁筆蓋還沒落地前連續出拳。

正在聽音樂的主人注意到腳下的動靜,低頭看了看,不禁笑了。

「可愛的薩小卡。」這麼說完,主人又把耳機戴上,重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。

創作者介紹

Red Queen Theory

Mis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